白蘋|北冥有宇

吃原著巍澜、剧版all澜、吃all北

偶尔会吃吃全职高手cp

喜欢点赞不怎么推荐

所以主页不用担心

请谨慎关注

ky第一次删评,第二次拉黑

200f了,感谢大家喜爱

小透明突然两百粉了有点激动

大多亲都是因为弄裴fo我的

所以我必须跟大家说清楚(๑❛ᴗ❛๑)

弄裴是我第一篇巍澜衍生,也是最后一篇

之后我会写巍澜(原著)、杰非、all澜、allby,但巍澜衍生不会写了

所以请大家谨慎关注

最后还是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

明后天会写原著鬼面X剧版澜澜的文_(:з」∠)_,不知道有没有亲喜欢

【all裴文德|联文】弄裴-6

前文请看:

弄裴1 @写的都是假的

弄裴2 @风移影动

弄裴3 @斥

弄裴4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弄裴5 @云卷了个卷

下文期待双太太 @双手递上处花

*本篇无肉(重点)

“果然…不管转了几世再过多少年…你还是你啊…”夜尊看着浑身浴血的裴文德,眼里是深不见底的阴沉。法力能修复伤口却不能止痛,在如此情况下还能保持清醒还能不叫出声来,夜尊除了不愧是他之外,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裴文德却没有夜尊认为的那么清醒,他似乎在经历什么,或者是在回忆经历过了什么。先是一只兔子,在成精前为天灾所杀。然后是一颗草,死于骑兵铁蹄之下。接着是一棵树,被伐做栋梁之材做了寺庙的柱,最终于战乱被砍去做了柴火……眼前的画面如同走马灯,只让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却来不及思考。直到……

“师父,这里有一小蛇。”小沙尼在和师父下山化缘的路上,偶遇一条小白蛇。小白蛇被卡在树枝上动弹不得,实在是可怜的紧。本着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小沙尼将小白蛇救了下来,期间还被咬了几口好在这条小蛇是没毒的。目送着小蛇远去,小沙尼忍不住问师父:“师父,它会顺利长大吗?”师父捻了捻胡子道:“若能知足常乐,不在这山去望那山高。自能顺顺利利,万事极则必反呐……”小沙尼望向已经看不到小蛇身影的方向,若有所思。

裴文德还没弄清楚画面为何慢下来,记忆又开始跳转。

“本以为只是几个没见识的野和尚,没想到本事不小……罢了罢了,就当本尊还个因缘。下次本尊可不会如此轻易罢手!”白色的身影留下只剩断垣残壁的村庄飞身而去。带头布阵的和尚这才舒下一口气,将堵在喉头的血吐了出来。脚下一软,被同门的师弟扶住才不至于双膝着地。“多谢法海大师,多谢各位大师啊!”村里逃过一劫的村民们争相地表示着感谢,众人婉拒了村民们的谢礼,返身回庙。“师兄那妖怪…”“我们已将他重伤,至少三年两载不能出来做乱。”法海捻了捻佛珠安慰道,但自己的心里却有些不安,这妖怪总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大师……你可真狠呐……你我结伴同行十余载,你居然能下如此狠手!”拖着蛇尾的妖怪被困在法障之内,身受重伤。“你是妖,无论你我是何交情,我都定要将你拿下。”已近而立之年的和尚紧握着佛珠,眼底没有一丝动摇。“敢问我做错了什么!你我同行十数载,我可杀过一个无辜之人!”妖怪越来越无法维持人身,不甘的质问安坐之人。“二十年前,那灭村的妖怪,是你罢。”“我那次后身受重伤难道还不足以赎罪吗!”“你休要强词夺理!若我那夜再晚来一步,那客栈的姑娘岂不是被你全部杀光了!”和尚被他一激险些没稳住法障,他合眼敛神决定不再理会那妖的叫唤。“是那些jian人不要脸!她们想在你的饭菜里下药!否则……”他看和尚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更加生气了,嘴里也愈发不知轻重。“莫再胡言,那些女子遇着你这灾星丢了性命不说,死后还要受你污蔑,你是吃定了尚存活的几个姑娘都无法醒来辩驳了是吗!”“我不是…不是…你就不能信我一回么!”和尚默念着佛经,任那人之后再如何叫唤也再没等来回应。

金山寺大雨滂沱,已显老态的和尚立于峰顶俯视众生。高耸的雷峰塔屹立在山腰似与山峰齐高,塔前新入门的和尚执着帚在雨里也没停下打扫,一柄红伞悬于半空,为那和尚遮挡大雨。和尚目光远眺,杭州的繁荣在雨天反而更加能体现,商人忙敛货、行人忙落脚丶农人忙喜春雨到。数年前的漫水之灾,早已只在说书人的口头流传了。“师父,徒弟错了吗?”和尚捻着已经圆寂的师父留给自己的佛珠默念。

“法海,你老了。”被锁了三十余年的蛇怪终于在封印最松的月食之夜破关而出,将一方搅得翻天地动。已是还历之年(六十)的法海和尚不得不出关,收拾着个烂摊子。“你被封印这么多年,实力也大不如前了。”“那我倒要看看,已经古朽的你还能不能拿下如今的我!”“我既能封你一次,自能封你第二次”妖怪被和尚一剑挑去了灵丹落慌而逃,和尚也身负重伤,弥留之际修成佛佗,却因身体受损过重不得不投入轮回。

裴文德猛得睁开眼,盯着还专注给自己治伤的夜尊。一只手背到身后偷偷蓄力,裴文德已经可以感受到前世的法力,但是如今的身体还尚不能发挥如此实力,只能……

“你——!”夜尊不可置信地看着被贯穿的左肩,要不是躲得快,现在空一块的便是他的心窝了。夜尊对上裴文德的双眼,心里一颤“你是…法海!”最后两字简直是从夜尊牙缝里挤出来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前世的记忆会在这时候苏醒。

“百年前我用心脉将你的妖丹震碎,本以为已断你修妖之路,如今看来于你并无大碍……也是我将你想的太简单了。”裴文德盘腿而坐,运起法力为自己疗伤,夜尊被他的法障困住,倒也不用怕他出逃或者偷袭。“呵…呵…并无大碍?法海,你可知这五百年!……算了,与你多说有何益,反正自你第一次封印我开始,你便不再信我,而我也不会再对你的铁石心肠抱任何期望!”夜尊开始催动法力,法障上隐隐出现了几道裂痕。裴文德不得不收起术法,执剑向夜尊刺去。夜尊抬起头,赤红的双目瞪着裴文德:“你为何就不肯再信我一次呢!”当下的裴文德虽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和修为,但心境终究远不能及。就是一个微小的犹豫,夜尊便乘势破封而出,裴文德也不过来得及在他受伤的肩上再补上一剑,只能任他逃走了。

“来人呐!皇上他……皇上他驾崩了!!”大监尖锐的叫声打破了皇宫的宁静,裴文德皱起眉头思考着该如何脱离这戒备森严的皇宫,特别如今皇帝刚刚驾崩,守备只会更加严密。

裴文德环视这个屋子,觉得有些眼熟。抬手将桌上的烛台转了几圈,看似厚实的墙壁开了一个足一人侧身而入的缝。这是朱厚照尚是太子时居住的宫殿,儿时两人便是通过这个密道逃出宫外游玩的。斯人已逝,裴文德也不愿去评判他的是非过错,侧身走进了密道。

——————————————————

“裴大哥,你醒了?来喝粥吧。”裴文德再次醒来时,已是不知道何日的清晨,虽是躺在简陋的茅草炕上,但裴文德却觉得比那些柔榻软帐舒服的多。

自己那日从密道逃出后,法力开始反噬,想来是一下子没能适应如此强大的修为,而为了困住夜尊和疗伤又耗费了大量的法力。但是却又不敢放松,密道出来是城内的一处小树林,不远处便是繁荣的街道,不防备着点,难说不会有不轨之心的人妄图劫财。直到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唤自己的名字“裴大哥…”跌进一个人的怀抱里,熟悉的气息却让自己没有反抗的想法,昏睡了过去。

裴文德润了润喉:“皇帝…”“今天是他的头七。”听了花无谢的回答,裴文德点了点头。“现今的皇帝是兴献王朱佑杬的次子朱厚熜。”花无谢继续将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告诉裴文德。“那孩子…倒也聪慧,大明的江山交予他也让人放心了。”裴文德勺起一口清粥送进嘴里,清甜的味道甚是可口。“合胃口吗?”花无谢眼里满怀期待地看着裴文德。裴文德笑了笑“你煮的?”

“当然了!怎么样好吃吗?”

“还不错。”

“我天天煮给你吃怎么样?”

“那怕是不出几日便腻了。”

“我又不知会做这个!”

“哦?那我拭目以待。”

时如白驹过隙,转眼而逝。裴文德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两人也在这偏僻的小村庄过了一季的平常日子。

“真的要走吗?我有点舍不得李大娘的烧饼、王大爷的饺子还有……”花无谢一边收拾着包裹一边絮絮叨叨。

“你可以不走的,要出去闯荡只是我自己的愿望罢了。”

“你都不在这了,我还留着干嘛?况且没了我…你这里……可怎么办呀?”花无谢故意的蹭了蹭那处,一脸坏笑。经过这三个月裴文德也习惯了他的调侃,只是摇摇头继续收拾要带的东西。

“为什么一定要走呢?”

“大丈夫若不志在庙堂那便志在江湖,且这一身修为我也不愿白费,愿能降妖屠魔为民除害。”

“那裴大侠可否带我一个?”

“你都跟上来了,我还能赶你不成?”

“那走吧?”

“走!”

永远黑暗的某处,一人立于溪旁,溪水上倒映着两个策马而奔的身影。一块巨石落入水中打破了美好的一幕“法海……等我……”




——————————————————————
嗯虽然不重要,但还是忍不住想说

就师父的那句知足常乐是针对夜尊的

但是极则必反是针对法海的

是说法海把人妖善恶弄得太过分明,甚至可以说是极端的认为人即是善,妖即为恶。

当然这是针对法海,至于裴裴是如何的

_(:з」∠)_之后的女娲太太!!交给你们了!!!

我就是这么没良心😂😂😂😂




评论里好多问孩子的……我统一说一下……孩子云太太那章最后不就没了吗?裴裴自捅了呀?至于后面还会不会有孩子,或者这个孩子还有救不?之后的女娲太太们会告诉大家的



七夕表白

@摩的大嫖客·兰芷汀洲

杀杀,我超级喜欢你!!!!

从你第一个头像开始,我就深深被你吸引!!!!

爱你❤,么么哒!

七夕快乐!!!







(总想在最后来一句愚人节快乐_(:з」∠)_)

啊啊啊啊啊疯狂表白!!!感谢 大佬@RedPyramid  和群@守护玫瑰花的刺(群宣号)

相册超级良心,白白太帅太可爱了!!!想☀(划掉)

直男拍摄,完全体现不出白白的美貌!!希望不要介意_(:з」∠)_

感谢筹划相册的各位大佬同好,也再次感谢金主大佬red大大,能和大家一起喜欢上白宇哥哥实在太幸运了!!!

语死早的我真的说不出别的了_(:з」∠)_

总之大嘎都是女娲!!!

最后惯例_(:з」∠)_
----------------------------------------------
北老师腐唯群||群产粮活动
群名:守护玫瑰花的刺
群号:584454042
属性:北老师腐唯群,北老师角色总受群,all角色,禁RPS,禁花痴其他人,禁聊其他人受向,禁北老师角色battle,禁北老师角色抢男人。


我们群有超级多的同好太太,大家日常群里吸白宇、开车,欢迎各位同好加入!!!

群里聚众产粮活动也在持续进行,欢迎大家关注守护玫瑰花的刺tag

近期还有(除了我)都是大佬的接龙活动,也欢迎大家关注

接龙联文《弄裴》相关整理+预告

群除我佬系列

期待

斥:

文题代表cp和取向。本次联文一共九环,没有大纲也没有具体脑洞,一切情节发展全自由发挥。最后,感谢各位老师的参与。


7日-9日    @请自助学习使用AO3


9日-11日      @风移影动


11日-13日     @斥


13日-15日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15日-17日    @云卷了个卷


17日-19日   @白蘋|北冥有宇


19日-21日     @双手递上处花


21日-23日     @夺南


23日-25日     @桑坦妮可


↑↑↑以上为各位太太的截稿日期和顺序,可以根据本条索引,在日期内自主点进太太们的主页观看。

今天才多抄了八分之一

好气,为什么图不能重新编辑????

乱立flag的后果……

抄新番外490遍之第一遍的八分之二

_(´ཀ`」 ∠)__

【郭澜】这种被骗进传销组织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郭澜郭澜郭澜

*背景现代AU

*或许有后续?



赵云澜从兜里掏出烟盒抖出一只烟叼在嘴上,却没点上。有火机刚刚作为引爆装置用掉的缘故,更重要的是他现在还不想死。

迷魂阵能困住夜尊多长时间?赵云澜可没心思想这种事,毕竟十分钟布下的阵法他也没指望能靠那个转危为安。

前面,再一个转角,就是联络点了。

‘铃——!’悦耳的铃声在现在的赵云澜听来却如同催命咒。他怀疑今天出门前是看错了黄历,今天当是诸事不宜。

‘哒——!’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巷子里窜出,却不料迎面而来的便是一束强光,和汽车紧急刹车的声音。

索性在巷子里车本来就开得不快,赵云澜一手撑在车盖上借力跳到了车的另一边,飞快的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又狠狠的甩上。

“哥们,顺个道呗。开车!”赵云澜掏出抢抵在了那个不知所措的司机头上,本来把司机扔下去是最好的做法,但是太磨蹭了。幸好,那个司机脑子虽然吓傻了,身体还是会动的,踩下了油门。否则赵云澜都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做出杀害无辜群众的行为。

——————————————————————————

今天是郭长城的生日,自家舅舅为了庆祝大外甥找着稳定工作了,送给他了一辆车。虽然是用过几年的了,但是郭长城知道,这车就算他不吃不喝的攒个四丶五年也未必买的起。所以对郭长城来说今天是很幸运的一天……直到他被一个冰凉的东西抵住了太阳穴。

车子已经开到大道上了,半夜的郊区即便是大道也少有人迹。郭长城斜眼看向挟持自己的“歹徒”,那人出乎意料的英俊,虽然现在以一个难以置信的姿势缩成了一团,但是也不难看出其的锻炼有佳的身材。

“看什么看!好好开你的车!”赵云澜生来比其他人的感觉更敏锐些,本来在感知追兵的所在的他一下就被郭长城的目光打扰到了。

郭长城赶忙收回眼神目视前方,握着方向盘的手早已大汗淋漓,踩着油门的脚甚至有点酸了。但是他丝毫也没敢放松,因为他怕一不小心出个差子,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了。郭长城虽说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但托自家舅舅的福,对于抵在自己脑袋上的那东西是真是假倒是很轻易就辨别出来了。

“啧,麻烦……”追兵已经很近了,甚至不用注意去听也能听见不只一辆车的引擎的声音,毕竟夜晚的郊区寂静的可以……只是今夜寂静的…有些诡异了。车子不知何时开进了阵里。

要不是知道夜尊是绝对不会用这种傻瓜手下的,赵云澜绝对要怀疑这个司机是不是夜尊派来的。这个阵无论进出都是十分不易的。如此宽阔的大道都能开进不足两米的入口,也真是背到家了。

身后的引擎声越来越响,间还混杂着金属撞击的声音。那些人竟然还带了火箭筒……真是操蛋!赵云澜真不知道有朝一日自己能背到这种地步,他收回抵着那司机脑门的枪,换手伸出窗外连瞄准都没有就直接开了一枪。

在郭长城垂死挣扎这个念头还没过脑前,后头的爆炸声让他卡机的脑袋彻底当机。

“这……这……手……手枪?……手枪……”郭长城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重组了,一把手枪炸了一辆车。郭长城看向劫持自己的人目瞪口呆。,“你……你……你……”

“你你你,你什么你!准备跳车!”赵云澜瞪了一眼这个明显快吓尿的家伙,真的很想把他丢车上自生自灭。他的脸色比刚才更白了一度,满眼的血丝配上惨白的脸,无遗又把对面胆小如鼠的家伙吓了一跳。

“跳……跳车?…可是这是……”我刚收到的生日礼物啊……郭长城不知道是被吓惯了,还是脑子抽了竟然想反抗。结果被赵云澜用手狠狠的拍疼了脑袋,又怂怂的缩了回去。

“TM的命重要啊,车重要啊?大不了老子事后赔你辆新的!你要去另一边了,老子给你烧一百辆都成!”赵云澜不知从哪掏出了一个黑不溜秋的玩意儿,卡在油门上。

他一把将郭长城拉到副座上,拉开车门准备跳车。小车一个座位本就不宽,稍胖点的男人坐那都有些嫌挤了,所以即使是两个十分瘦削的男人也难免要胸膛贴着背。郭长城的鼻子正对着赵云澜的脖颈,不用细闻扑鼻而来便是浓浓的烟草味。

这不像长久在这个人身上的味道?郭长城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脑子为什么在越危机的时候就越想越偏。但也索性如此,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重重地摔倒了草地上,没有因为害怕扯了后腿。

虽说是草地,但也不零星的几棵野草罢了,在汽车如此快的速度下跳出来,郭长城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断了。可那个人却跟没事人似的,一落地便立刻扯着郭长城滚下了斜坡,若不是下一秒震耳的爆炸声吓呆了郭长城,此时他脑袋里怕是要循环着每年暑假的那首经典。

爆炸引起的爆风将两人微微掀起,背对着爆炸的赵云澜终于没能再像之前那般提前感知危险。一块手臂大小的汽车残骸在爆风的作用下,向赵云澜的背后袭来。

郭长城也不知道是脑抽了,还是潜意识又影响了行动。大概是花光了这辈子所有的胆子,竟一把搂住赵云澜翻了个身,用自己的身体去挡那块来势汹汹的残骸……

“啊啊啊啊啊——!”

——————————————————

“那小子没事……”

“福祸相依吧,碰上你这……”

“对了赵处,最近有个新入职的……”

“啧啧,这么巧的吗……”

郭长城是在窸窸窣窣的对话声中醒来的,身上意外的只是有些酸痛,脑袋胀胀的,说不出的难受“嘶—,这里是…?”

郭长城半眯着眼,环视四周窃窃私语的围观人,直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坐在桌上,脚随意得搭在郭长城躺着的沙发手扶上,嘴里叼着一根用不知道什么材质的黄纸自制的烟。看到郭长城醒来了,才不紧不慢的用一只手撑了下桌子跳到了地上。

他弯下腰和还愣住的郭长城面对面,带着烟腔的声音如同探照灯般突破郭长城还如迷雾一样混沌的大脑,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在他心上:“郭长城小同志是吧?欢迎来到特别调查处,我是这里处长赵云澜。虽然你的报道时间应该是明天三点,不过介于各种机缘巧合就当你提前报道了。不用担心,来我们特调处,车会有的,加班工资也会和第一个月工资一起发到你卡上的。”

郭长城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感觉自己把每个字都听进去了,却又没一个字听懂,只是愣愣的点点头,又被乖乖的推回沙发上,接着困意袭来。




大家好,我叫郭长城。今天……哦,过0点了,昨天是我24岁的生日。在遇到那个自称特别调查处处长的男人前,这是个非常美好的一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经历了这么多,我仍然觉得这是我24年人生中最美好的一个晚上呢?



END(orTBC)

嗯嗯嗯,只是个小短篇什么背景都没交代_(:з」∠)_……
如果有后续都会一一交代清楚的ヽ(•̀ω•́ )ゝ
渣作希望同好们能喜欢W
戳“守护玫瑰花刺”tag可以看到超级多太太们的粮哟!!

最后 @守护玫瑰花的刺(群宣号)
————————————

赵云澜腐唯群||接龙产粮活动

群名:守护玫瑰花的刺

群号:584454042

北老师角色腐唯群,主巍澜吃all澜,修罗场爱好者聚集地,禁骨科、禁兄控、禁rps。

群宗旨是——人人都爱赵云澜!北老师最可爱!

【黄沐】仗剑江湖.壹

*古代武侠设定

*沐橙前期失声失忆设定(非虐)

*没按原著路线


一.出去走走


正是六月,艳阳高照。

位于南方的蓝雨庄更是宛若蒸笼,让人见着水就忍不住想往里跳。

蓝雨的第三任庄主喻文州此刻正端坐在蓝溪阁内处理每天堆积的事物,虽然四周都摆放着皇风送来的晶冰,但喻文州仍是汗流浃背。只是以他的教养,是不允许自己做出撸袖袒襟的举止的。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这份书折已经半柱香了,眉头也是越拧越紧。书童蓝河踧踖不安的立在一旁,想着等会茶水没了,自己该怎么开口请求出去再煮一盏。算上刚才的那一杯,庄主这半柱香足足喝下去了十杯的茶啊。蓝河在心里默默的掰着手指算。

“小许。”

“啊!在。”喻文州突然开口倒是把开小差的蓝河吓了半死,连忙回过神来应声。

“你,去叫副庄主。让他给我滚过来。”

“是!”蓝河哪敢不从,匆匆忙忙地提着茶壶跌跌撞撞地冲出门去。这都逼到庄主口吐粗言了,看来副庄主是闯下大祸了。

“黄少,不知会庄主真得没问题吗?”卢瀚文收拾着行囊,忧心忡忡地看着信心满满的前辈,左眼写着瞒得过初一,右眼写着瞒不过十五。

“嗨呀!瀚文啊,你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我呢?我跟你说啊,你要是去知会庄主这事啊他绝对不会同意的。啊啊,也不能这么说。他会同意,只是有条件的。例如背熟《春秋》什么的。你不信?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完了保你后悔!”黄少天信誓旦旦地拍着自己胸膛,坚定地阻止自家后辈去做‘傻事’。并且用一贯量大的风格,把自己后辈说得服服帖帖的。

就在这时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门后传来了喻文州的书童的声音:“黄少,庄主请您过去。”

听到他的声音,黄少天哎呀的轻叫了一声。念叨着他怎么知道我在这,一边就要从窗户逃出去。

却还是被已经被他坑过多次,长了不少智的蓝河撞见了。黄少天转身就跑,蓝河一边追着一边喊道:“黄…黄少,你别跑了…庄主他很生气啊……”

“我这不就是知道他生气了才跑的嘛!哈哈!”黄少天的轻功可比半吊子的蓝河高明不少,转眼百步的距离就被拉开了三百余步。

黄少天一边跑着还一边不忘回头给蓝河比了个鬼脸,气得蓝河只想吐血。

黄少天侧身跑着,突然感觉前面有危险的气息,连忙回身想防。却还是迟了一步,宋晓的捉云手结结实实地落在了自己身上,下一瞬就有一张大网把他兜了个正着。

黄少天被网压着坐在地上,翻着白眼直骂宋晓没有兄弟情义。

“多谢,宋头领相助。”蓝河这时也赶了上来,向宋晓作揖道谢。

“没事,这是庄主吩咐的。”宋晓让蓝河不必在意,一手把坐在地上耍无赖的黄少天扶起,对他说:“你就快点去吧,今天天气热成这样,庄主本来就烦了。小心他再给你下个半月的禁言咒!”

黄少天也是被最后一句话惊到了,只好无奈的表示自己不会再跑了,这才被宋晓从网里给放了出来。认命地住蓝溪阁走去,蓝河也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嘉世山脚,萧山城。
萧山城郊,西子湖。
西子湖畔,垂杨柳。
垂杨阴下,玉人箫。

兴欣客栈就坐落在萧山城的西子湖东岸,内有通席包厢,睡有天中人房。越是好赏景处越是价高,每逢节、会能赏得最好景致的房屋就被争得频出天价。

兴欣的老板是个江湖女子,性情豪爽。平生最是看不惯仗势欺人之徒,于是便为最好的五间房定了规律:1.自视甚高者不住;2.低看女子者不住;3.满口粗鄙之言者不住;4.以权、钱欺人者不住……

这些规律自然是有人不服了,但是无奈兴欣老板虽然武功不高,但底下的其他人却各个都是好手。听说不服之人,至今最厉害的也没能把跑堂的女子拿下。

兴欣就这么在西子湖畔伫立着,每每经过都能从里头听见鼎沸的人声夹杂说书人清脆的打板声。

这天清晨,唐柔一如往常挑着水桶去湖边打水。却在路过一处草丛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谁?”唐柔从扁担上卸下水桶,以扁担为刃拨开草丛。草丛内,一位衣衫皮肉被划得破烂不堪,满脸土灰的少女躺在一片触目惊心的血泊中。唐柔也顾不得是否会有危险,连忙走近俯下身去探她的鼻息。

还有气。唐柔松了口气,丢下扁担就低避重地躲开女子的大部分伤口,负着她往客栈奔去。小安现在应该醒了,唐柔第一次为客栈自备大夫感到欣慰。



黄少天叼着一片竹叶,万分无聊的躺在不知是哪位富商的豪宅檐上。想起三天前与自家庄主的对话就只头疼。

三天前,黄少天放弃抵抗乖乖地去到了蓝溪阁。就看到喻文州一如往常地看着堆积成山的卷轴,并没有很生气的样子。自己和蓝河进来也没有半点反应,黄少天斜睨了踧踖不安的蓝河一眼,像在说你骗我。蓝河低头盯着地板不对视、装无事。

喻文州终于看完了手上的那份,抬头看向两人。让蓝河先退下,这才开口和黄少天说起正事来。

蓝河离开前将门轻轻地合上,暑气被牢实地锁在了外头。黄少天突然觉得有点凉。

“现在可以说说你和瀚文在密谋什么了吗?”喻文州开口问道。

“啊…哈…那个,庄主哪有密谋什么啊,你从哪听来的假消息啊?这是挑拨离间,挑拨离间!”黄少天干笑着打着哈哈,试图蒙混过关。

“嗯?假消息?”

得,黄少天听喻文州这口气知道自己是瞒不过了,只得老老实实的交代:“也没什么大事啦……就是前段时间,老王家的那个使剑的孩子给瀚文来信邀他一块出去历练历练。我想啊,瀚文这也快要束发了是该出去走走了是吧。这不怕你不同意……所以…嘿嘿…”黄少天顾左右而言他。

“所以你们就打算先斩后奏了是吧。”喻文州则是直接把他的目的点了出来。

“你这不就知道了嘛。”

“我不知道,瀚文这会是不是已经和刘小别结成伴了?”

“哎呀,孩子总是要出去历练历练的嘛!这么把他困在蓝雨,以后出江湖容易被骗。刘小别怎么也已过了束冠之年,有他照应着瀚文,总比让瀚文自己闯江湖好吧。”黄少天据理力争。

“王杰希让刘小别另择日子了。”

“嗯?”喻文州突然转变话题,让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自从束冠后就再也没出去了吧?”喻文州也不解释他之前说的话,反问黄少天道。

“是啊,你我同年束冠,也同是那年一块出门游历的。”黄少天回答。

“也过去四年了啊。瀚文我还是不放心让他出去,不过你倒是可以出去走走。四年都没什么出门了,这江湖想必已经翻天覆地了吧。”喻文州抿了一口茶对黄少天说道。

“我?我出去了谁保护你啊?最近不是不太安宁嘛。”黄少天抗议,“而且有什么好担心瀚文的,上个月我带他去勾………啊啊不,没什么。为什么突然让我出去啊?”

喻文州瞪了黄少天一眼道:“你做了什么事我几件不知道?护卫的事宋晓他们能保证,实在不行还有瀚文,让他试着接替你的工作,也算是历练了。等会你自行去郑轩那提百两金子和碎银就出发吧,今晚没你的饭。”说道这算是实实在在的下了驱逐令,黄少天是不走也得走了。

才百两金子和少许碎银,黄少天可以预见自己在不久后又要做起劫富济贫的苦差事了。

不过要去哪呢?黄少天望着天空的苍狗白云,嚼着叶片。去百花找张佳乐吃饼?算了,太甜。干脆去嘉世找老叶吧!算算我到嘉世,他也正好从京城回来。这次一定要看到他那有第一美人之称的义妹!


cp目前只有黄沐,如果大家接受不了腐,那么就只有黄沐+杜→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