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害羞的秋叶

【黄沐】仗剑江湖.壹

*古代武侠设定

*沐橙前期失声失忆设定(非虐)

*没按原著路线


一.出去走走


正是六月,艳阳高照。

位于南方的蓝雨庄更是宛若蒸笼,让人见着水就忍不住想往里跳。

蓝雨的第三任庄主喻文州此刻正端坐在蓝溪阁内处理每天堆积的事物,虽然四周都摆放着皇风送来的晶冰,但喻文州仍是汗流浃背。只是以他的教养,是不允许自己做出撸袖袒襟的举止的。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这份书折已经半柱香了,眉头也是越拧越紧。书童蓝河踧踖不安的立在一旁,想着等会茶水没了,自己该怎么开口请求出去再煮一盏。算上刚才的那一杯,庄主这半柱香足足喝下去了十杯的茶啊。蓝河在心里默默的掰着手指算。

“小许。”

“啊!在。”喻文州突然开口倒是把开小差的蓝河吓了半死,连忙回过神来应声。

“你,去叫副庄主。让他给我滚过来。”

“是!”蓝河哪敢不从,匆匆忙忙地提着茶壶跌跌撞撞地冲出门去。这都逼到庄主口吐粗言了,看来副庄主是闯下大祸了。

“黄少,不知会庄主真得没问题吗?”卢瀚文收拾着行囊,忧心忡忡地看着信心满满的前辈,左眼写着瞒得过初一,右眼写着瞒不过十五。

“嗨呀!瀚文啊,你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我呢?我跟你说啊,你要是去知会庄主这事啊他绝对不会同意的。啊啊,也不能这么说。他会同意,只是有条件的。例如背熟《春秋》什么的。你不信?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完了保你后悔!”黄少天信誓旦旦地拍着自己胸膛,坚定地阻止自家后辈去做‘傻事’。并且用一贯量大的风格,把自己后辈说得服服帖帖的。

就在这时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门后传来了喻文州的书童的声音:“黄少,庄主请您过去。”

听到他的声音,黄少天哎呀的轻叫了一声。念叨着他怎么知道我在这,一边就要从窗户逃出去。

却还是被已经被他坑过多次,长了不少智的蓝河撞见了。黄少天转身就跑,蓝河一边追着一边喊道:“黄…黄少,你别跑了…庄主他很生气啊……”

“我这不就是知道他生气了才跑的嘛!哈哈!”黄少天的轻功可比半吊子的蓝河高明不少,转眼百步的距离就被拉开了三百余步。

黄少天一边跑着还一边不忘回头给蓝河比了个鬼脸,气得蓝河只想吐血。

黄少天侧身跑着,突然感觉前面有危险的气息,连忙回身想防。却还是迟了一步,宋晓的捉云手结结实实地落在了自己身上,下一瞬就有一张大网把他兜了个正着。

黄少天被网压着坐在地上,翻着白眼直骂宋晓没有兄弟情义。

“多谢,宋头领相助。”蓝河这时也赶了上来,向宋晓作揖道谢。

“没事,这是庄主吩咐的。”宋晓让蓝河不必在意,一手把坐在地上耍无赖的黄少天扶起,对他说:“你就快点去吧,今天天气热成这样,庄主本来就烦了。小心他再给你下个半月的禁言咒!”

黄少天也是被最后一句话惊到了,只好无奈的表示自己不会再跑了,这才被宋晓从网里给放了出来。认命地住蓝溪阁走去,蓝河也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嘉世山脚,萧山城。
萧山城郊,西子湖。
西子湖畔,垂杨柳。
垂杨阴下,玉人箫。

兴欣客栈就坐落在萧山城的西子湖东岸,内有通席包厢,睡有天中人房。越是好赏景处越是价高,每逢节、会能赏得最好景致的房屋就被争得频出天价。

兴欣的老板是个江湖女子,性情豪爽。平生最是看不惯仗势欺人之徒,于是便为最好的五间房定了规律:1.自视甚高者不住;2.低看女子者不住;3.满口粗鄙之言者不住;4.以权、钱欺人者不住……

这些规律自然是有人不服了,但是无奈兴欣老板虽然武功不高,但底下的其他人却各个都是好手。听说不服之人,至今最厉害的也没能把跑堂的女子拿下。

兴欣就这么在西子湖畔伫立着,每每经过都能从里头听见鼎沸的人声夹杂说书人清脆的打板声。

这天清晨,唐柔一如往常挑着水桶去湖边打水。却在路过一处草丛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谁?”唐柔从扁担上卸下水桶,以扁担为刃拨开草丛。草丛内,一位衣衫皮肉被划得破烂不堪,满脸土灰的少女躺在一片触目惊心的血泊中。唐柔也顾不得是否会有危险,连忙走近俯下身去探她的鼻息。

还有气。唐柔松了口气,丢下扁担就低避重地躲开女子的大部分伤口,负着她往客栈奔去。小安现在应该醒了,唐柔第一次为客栈自备大夫感到欣慰。



黄少天叼着一片竹叶,万分无聊的躺在不知是哪位富商的豪宅檐上。想起三天前与自家庄主的对话就只头疼。

三天前,黄少天放弃抵抗乖乖地去到了蓝溪阁。就看到喻文州一如往常地看着堆积成山的卷轴,并没有很生气的样子。自己和蓝河进来也没有半点反应,黄少天斜睨了踧踖不安的蓝河一眼,像在说你骗我。蓝河低头盯着地板不对视、装无事。

喻文州终于看完了手上的那份,抬头看向两人。让蓝河先退下,这才开口和黄少天说起正事来。

蓝河离开前将门轻轻地合上,暑气被牢实地锁在了外头。黄少天突然觉得有点凉。

“现在可以说说你和瀚文在密谋什么了吗?”喻文州开口问道。

“啊…哈…那个,庄主哪有密谋什么啊,你从哪听来的假消息啊?这是挑拨离间,挑拨离间!”黄少天干笑着打着哈哈,试图蒙混过关。

“嗯?假消息?”

得,黄少天听喻文州这口气知道自己是瞒不过了,只得老老实实的交代:“也没什么大事啦……就是前段时间,老王家的那个使剑的孩子给瀚文来信邀他一块出去历练历练。我想啊,瀚文这也快要束发了是该出去走走了是吧。这不怕你不同意……所以…嘿嘿…”黄少天顾左右而言他。

“所以你们就打算先斩后奏了是吧。”喻文州则是直接把他的目的点了出来。

“你这不就知道了嘛。”

“我不知道,瀚文这会是不是已经和刘小别结成伴了?”

“哎呀,孩子总是要出去历练历练的嘛!这么把他困在蓝雨,以后出江湖容易被骗。刘小别怎么也已过了束冠之年,有他照应着瀚文,总比让瀚文自己闯江湖好吧。”黄少天据理力争。

“王杰希让刘小别另择日子了。”

“嗯?”喻文州突然转变话题,让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自从束冠后就再也没出去了吧?”喻文州也不解释他之前说的话,反问黄少天道。

“是啊,你我同年束冠,也同是那年一块出门游历的。”黄少天回答。

“也过去四年了啊。瀚文我还是不放心让他出去,不过你倒是可以出去走走。四年都没什么出门了,这江湖想必已经翻天覆地了吧。”喻文州抿了一口茶对黄少天说道。

“我?我出去了谁保护你啊?最近不是不太安宁嘛。”黄少天抗议,“而且有什么好担心瀚文的,上个月我带他去勾………啊啊不,没什么。为什么突然让我出去啊?”

喻文州瞪了黄少天一眼道:“你做了什么事我几件不知道?护卫的事宋晓他们能保证,实在不行还有瀚文,让他试着接替你的工作,也算是历练了。等会你自行去郑轩那提百两金子和碎银就出发吧,今晚没你的饭。”说道这算是实实在在的下了驱逐令,黄少天是不走也得走了。

才百两金子和少许碎银,黄少天可以预见自己在不久后又要做起劫富济贫的苦差事了。

不过要去哪呢?黄少天望着天空的苍狗白云,嚼着叶片。去百花找张佳乐吃饼?算了,太甜。干脆去嘉世找老叶吧!算算我到嘉世,他也正好从京城回来。这次一定要看到他那有第一美人之称的义妹!


cp目前只有黄沐,如果大家接受不了腐,那么就只有黄沐+杜→柔